上海市苯丙胺类吸毒者调查

苯丙胺类兴奋剂(amphetamine-type stimulants,ATS) 是一组具有类似化学结构的中枢神经系统兴奋剂,包括苯丙胺、甲基苯丙胺( 冰毒) 、3,4-亚甲基二氧基甲基苯丙胺( 摇头丸) 等。毒品滥用是全球面临的最严重公共卫生问题之一,截至2010年,全球ATS滥用者约4000 万,仅次于大麻滥用者,亚洲是ATS 滥用流行的主要地区。近年来我国滥用ATS的问题也日益严重。截至2011年底,全国共发现登记吸毒人员179.4万人,其中32.7%为新型毒品滥用者,又以冰毒、摇头丸等ATS滥用最为多见。本研究对上海强制隔离戒毒所及自愿戒毒中心的ATS 滥用者进行了详尽的问卷调查,旨在了解上海地区苯丙胺类兴奋剂滥用者的人群特点、滥用特征及滥用危害,现将此调查情况报告如下:


1 对象与方法
1.1 对象
调查对象为上海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和自愿戒毒中心2009 年9 月- 2010 年11 月新收的戒断不超过1个月的苯丙胺类兴奋剂滥用者共339 例。
 

入组标准: (1) 年龄在18周岁以上,且有独立的民事行为能力;(2) 本地居民或在本地居住超过6个月的外地户籍居民;(3) 在过去12个月中,仅吸食苯丙胺类兴奋剂或主要以吸食苯丙胺类兴奋剂为主;(4)符合CCMD-3精神活性物质滥用诊断标准(5)无严重躯体疾病、神经系统及精神疾病;(6)无智力缺陷、语言障碍者。所有调查对象均被告知研究内容,自愿参加本研究并签署知情同意书。

 

1.2 方法
采用‘ATS’使用情况及HIV 高危行为调查问卷对苯丙胺类兴奋剂滥用者进行调查,调查内容为被调查者在入所之前的情况。问卷包括: 滥用人员的社会人口学资料;药物滥用情况;既往滥用后的症状/体征(请滥用者回忆使用ATS后出现的情况) 。

 

1. 3 统计学方法
使用SPSS 13.0软件包对研究数据的一般资料及临床资料进行统计描述。

 

2 研究结果
2.1 ATS 滥用者的一般人口学特征本研究共调查了339例ATS滥用者,其中男性221例(65.2%),平均年龄是35.5a±s8.9a。文化程度: 小学及以下30 例(8.8%) 、初中192例(56.6%) 、中专39 例(11.5%) 、高中55 例(16.2%) 、大专及以上23 例(6.8%) 。婚姻状况:未婚131 例(38.6%)、已婚(包括同居)119 例(35.1%) 、其他(分居、离异、丧偶)89例(26.3%) 。

 

从业情况:私营或个体劳动者72 例(21.2%)、公司职员26例(7.7%)、无业(包括家庭妇女)168例(49.6%)、驾驶员10例(2.9%)、其他( 演员,服务业人员,科教文卫人员,学生,工人,农民,企业管理人员63例(18.6%)。

 

2.2 滥用情况
339例ATS滥用者中绝大多数滥用冰毒325例(95.9%),其滥用方式以烫吸为主,具体滥用情况见表1。

 

2. 3 ATS滥用后的症状/体征及后果滥用ATS 后可出现许多中毒的症状/体征或行为。使用后出现欣快感、兴奋、出汗增加、口干、失眠、食欲下降等。精神病性症状包括思维紊乱、妄想、视幻觉、听幻觉、触幻觉、自杀或杀人念头等,见表2。

吸食冰毒人群调查

调查发现,该群体平均年龄为35.5岁(最小年龄17岁,最大年龄57岁),这与连智及王艳芬等人在我国十几个地区调查的结果有差异(28.2岁,29.2岁),亦与武汉地区的调查结果不同(20.3岁)。这说明,上海地区ATS滥用人群的年龄结构与全国其他地区差异较大,当然这亦不能排除调查的滥用群体来源的不同。本调查对象来自强制及自愿戒毒所,而如北京地区的调查对象仅来自强制戒毒所,且不同机构选取的调查对象的数目也可能会影响调查的结果。最小年龄为17岁,其中20岁以下者占1.5%,这同我们先前认为ATS滥用者以20岁以下青少年为主的认识有所差异。如武汉地区调查显示53.6%的滥用者是20岁以下的青少年,但是低年龄化这一共同的滥用现状,应引起有关部门重视,要加强对青少年关于毒品危害的的教育力度。339例ATS滥用者中以男性为主,约占65.2%,这与卢金山的研究结果一致(男性占58.3%),亦与海洛因滥用者主要以男性为主(男性吸毒的可能性是女性的3.2倍)性别组成相似。这提示我们在今后进行ATS 预防工作时仍然应该更多地关注男性群体。该滥用人群文化程度大部分偏低,初中占56.6%,大专及以上仅占6.8%。婚姻状况稳定者较少,已婚者(包括同居)仅占35.1%。滥用群体以无业者为主,占49.6%。从ATS 滥用者的人口学资料分析可见,ATS应关注重点教育阶段(小学至初中) 、重点社会人群(无业、婚姻状况不稳定者)。

 

339 例ATS 滥用者中以滥用冰毒为主,摇头丸及麻古滥用者较少,无利他灵滥用者。在滥用方式方面,冰毒的滥用方式以烫吸为主,摇头丸的滥用方式以口服为主,麻古的滥用方式以烫吸为主,整个滥用人群未发现肌肉注射或静脉注射者,与王艳芬与卢金山等人的调查结果一致。其中摇头丸的滥用方式较之前有所变化,据孙毅等人的调查结果显示,摇头丸的滥用方式以啤酒送服(60.12%) 为主。本研究结果揭示近些年来我国ATS 滥用方式的主流趋势。在滥用场所方面,冰毒的滥用场所以家里、朋友家及旅馆等为主,摇头丸滥用场所为歌舞厅,麻古主要为家里、朋友家及歌舞厅。ATS不同的滥用场所提示我们,对不同种类毒品的场所管理,应有针对性。另外,随着各地对娱乐场所整治力度的不断加大,该群体把滥用场所逐渐向较隐蔽的地区转移,如由歌舞娱乐场所向家里及朋友家等转移,这些现象都给禁毒工作带来了新的困难。

 

ATS 是一组具有多种兴奋作用的中枢神经ATS 是一组具有多种兴奋作用的中枢神经系统兴奋剂,它与阿片类的作用截然不同,兴奋剂可使个体处于高度警觉状态,活动增加、睡眠减少、食欲减低,同时表现为自信心、自我意识增强,思维敏捷、有灵感,音乐感强,精力旺盛等。长期滥用会出现情绪改变,易激惹、自我中心、多疑、敏感、暴力事件发生等。脑化学研究亦发现,长期滥用ATS 能损伤人脑细胞,导致认知缺陷、精神病和活动失调等。本次调查发现,使用ATS 后有失眠、兴奋、食欲下降等感受者占70%以上,出现思维紊乱、妄想、听幻觉、视幻觉等精神病性症状者占35%以上,表示会到医院就诊的有18例,占5.3%。然而值得引起我们注意的有两点: 第一,ATS 所致的精神病性症状,与精神分裂症的临床表现难以区分,这在临床上需要引起我们的重视。第二,滥用者大都知道这些症状/体征是由吸毒引起的,但是表示会因此去就诊的却很少。